全国党建网站联盟【展开】
当前位置:首  页 > 热点专题 > 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 > 正文
默默耕耘的开拓者——全国蔗糖专家“桂柳05136”研发者“柳州的袁隆平”卢文祥事迹纪实(上)
发布日期:2019-11-07      | 字体大小:【

卢文祥的开讲方式很独特:身着试验室的工作服,从他用了25年的工作包里掏出“三宝”:一把刀、一个取样器、一个测糖仪,然后深情讲述他的“甜蜜事业”。

这是118日,我市举行高质量发展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先进典型表彰大会暨主题情景报告会上最动人的场景。

报告会后,柳城县糖业局干部赖彩雄在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门口见到卢文祥,打趣地说:“文祥,又上报纸又上电视,现在是大名人了啵!”卢文祥轻声一笑,“牛还是那头做工的牛,戴这种高帽干吗?!”说完就钻进了中心的甘蔗试验地,查看甘蔗生长情况。

乡亲富不富,产业是支柱。广西的甘蔗种植面积和食糖产量均占全国的六成左右,是广西农业支柱产业,也是广大农民收入的主要渠道和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渠道。

1.8%的种植面积增速换来20.5%的收入增幅,一组数据尤其体现了优良品种的甘蔗对农民增收的重要性。

自治区糖业发展办公室统计,2017/2018年榨季,广西糖料蔗种植面积1140万亩,同比增长1.8%;糖料蔗入厂压榨量5083万吨,同比增长18.2%;食糖产量602.5万吨,同比增长13.8%;农民种蔗收入259亿元,同比增20.5%

产量和收入增加的原因很简单:种植的甘蔗高产高糖,在产量增加的同时,收购价也涨了。

当前,国内蔗区主打品种正逐渐被高糖分、宿根性更好的桂糖和桂柳系列替代。其中,“桂柳05136”去年占全国甘蔗种植面积的12.9%,排国内育成品种第一位;在广西的种植面积超过260万亩,占比达23%,也占柳州甘蔗种植面积90%以上。

“桂柳05136”诞生自柳城,是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高级农艺师、国家糖料产业技术体系柳城综合试验站站长卢文祥团队的研发成果。

今年925日,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在柳城县调研时给予卢文祥高度评价:一个中专生都能搞出这么好的品种,真厉害!市委书记郑俊康也称赞卢文祥为“柳州的袁隆平”。

卢文祥,以柳州人解放思想、改革创新、扩大开放、担当实干的精神和作风谋求高质量发展的实践,绽放了“开明开放、敢为人先,创新创业、自强不息”的柳州城市精神,也翻开了柳州、广西乃至全国甘蔗种植业新篇章。

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成立于1976年,是由国家科委和自治区科委联合创立的全国首家甘蔗组织培养工厂化育苗中试基地。“十一五”以来,连续被国家农业部和财政部聘为五年计划建设依托单位。

19818月,卢文祥从广西农业学校毕业后,先后到柳城县六塘农业技术推广站和冲脉农业技术推广站任技术员。1998年,卢文祥担任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主任。

过去,广西种植的甘蔗多是从台湾引进,新台糖22号一度成为广西糖料蔗种植业的主力品种。但是,新台糖22号在天气较为寒冷的柳州,逐渐出现退化,产量和含蔗糖分均在下降,直接影响到农民增收、糖厂效益和政府税收。

“后来台湾基本不种植也不研究甘蔗了,我们从其他地方引进的品种‘年年引进年年丢’。因此,我们只能靠自己研究适合本土的品种!”卢文祥下定决心:“一定要建立‘柳城系列’甘蔗新品种体系,并争取在全区乃至全国有较大面积的推广。”

勤为无价宝,甘为孺子牛。

于是,卢文祥一边抓紧时间提升科研能力,报考广西农学院函授农学专科,为开展科研转型打牢理论基础,一边想方设法完成中心的基础设施建设。

2003年,在中心基础设施和个人理论知识都打牢基础之后,卢文祥正式启动甘蔗品种自主培育。次年,确立培育适宜桂中蔗区的甘蔗品种的育种目标,以项目的形式获柳州市科技攻关立项。

虽然陪伴了卢文祥25年的“三宝”是十分简单的工具,可甘蔗杂交育种并不简单。

甘蔗杂交育种最大的难点是,要选出又高产、又高糖、又抗旱、又抗寒、又抗倒、宿根又好等具有20多项优良农艺性状品种。按照传统方法和程序,育成一个甘蔗品种要1015年,且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与杂交水稻相比,甘蔗还有一个复杂而不稳定的基因体系,其染色体少的有40多对,多的高达200多对,每种不同的配对,都会得到一个性状完全不同的品种。

只有反复试验,不断试错,只有长年观察,耐心等待,才有可能成功。在培育苗种的9年时间里,卢文祥几乎都在试验室和试验田里度过。

因为全身心扑在甘蔗的科研项目上,卢文祥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甘蔗品种的培育上,别说双休日,就是逢年过节,都极少在家里。

韦勤丽是卢文祥妻子的侄女,韦勤丽说,卢文祥这辈子就是个甘蔗痴人,“从来没见过他工休过,就连带孙子都说:‘走,跟爷爷看甘蔗去!’”

卢文祥的独生子叫卢武策,孙子叫卢田毅。两人的名字都是卢文祥起的。有一次卢文祥做梦,梦见一捆竹子,似乎又像甘蔗,于是有了个“策”字。“我们培养孩子就像培育甘蔗,甘蔗分蘖出来的后代,必须要一代比一代强,否则这个品种就要被淘汰。”卢文祥说。

说起自己的孩子,不苟言笑的卢文祥笑得很温暖。但卢武策却说:“我不想成为我父亲那样的人,他只喜欢甘蔗。”

卢武策经常和韦勤丽说,“从小到大,父亲从未参加过我的家长会,真是一次也没有。”但卢文祥认为,不是自己不爱孩子,只是甘蔗对他的人生太重要了,这是他一辈子的事业。

“姑爹不仅没参加过表弟的家长会,就连他们一家三口一同出行的情况都很少见。”韦勤丽唯一清晰记得一家三口去外地的,是卢武策四五岁时,姑姑覃孝凤在自治区党校学习,一去就是几个月,表弟想妈妈,整天哭闹。卢文祥实在没办法,只能趁周末找个时间,带表弟去南宁与妈妈见一面,又匆匆回到了他的甘蔗地。

面对这样的卢文祥,妻子覃孝凤着实生气。可是卢文祥一声不吭,蹲坐在甘蔗地里就是不说话,任覃孝凤东说西说。说到这些,韦勤丽笑道:“可能就是应了那句话,夫妻吵架,男人不出声,就翻不起什么大浪!”

现在卢武策在北海市工作,因孩子才3岁,覃孝凤前去帮带孩子,卢文祥一人独自在柳城县研究甘蔗。覃孝凤劝他:“很快就要退休了,你来北海,我们一家人团聚。”但卢文祥却不愿意,“我身体还好,还要继续研究甘蔗,我不想退休那么快。”

“搞科研的人就是这么犟,我们劝不了他,只好全力支持。” 覃孝凤说。

卢文祥说,因为有了家人的体谅和理解,他才能全身心搞科研。“早一天研制出新品种,便能早一天让土地增量。农民增收,造福社会,我们牺牲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甘于寂寞,默默耕耘,春华秋实。卢文祥的科研成果获得市级、省区级、国家级奖项。自2016年以来,他个人也获得广西首届创新争先奖、全国农业生产先进工作者等荣誉;受聘为广西甘蔗良种联合攻关专家委员会委员、福建农林大学客座教授、农业农村部糖料蔗专家指导组成员、中国热带作物学院客座研究员……

很多人问卢文祥,你培育的甘蔗品种在全国各地蓬勃生长,还有那么多荣誉,一定很有成就感吧?

但在卢文祥眼里,广大蔗农的笑脸才是最美风景:“我在意的是这些品种的生产表现,如果蔗农对栽培技术掌握不好、甘蔗生长不好,我都会深感内疚和不安。”

好马不停蹄,好牛不停犁。

卢文祥说,甘蔗品种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现在,他依然继续潜心做研发、育新种,攻克适宜机械化的新品种选育技术难关,为“甜蜜事业”呕心沥血。

记者手记:

在记者印象中,十多年来,历届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市委、政府主要领导均到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调研过。在与领导的交流中,一提到甘蔗,卢文祥就神采飞扬,而对于困难,卢文祥并没有大声诉苦,表示不满。在实际工作中,卢文祥以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守土尽责的责任感,以敢为人先的开拓精神和自强不息的坚韧斗志,无所畏惧,迎难而上,在寂寞的科研之路上沉下心来,如孺子牛般默默耕耘,终于开拓了一片天地,实现了人生理想。

向下扎根,向上生长。这是一个人生哲学,是卢文祥的写照,也是我们干事创业之道。

(图文来源:柳州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