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党建网站联盟【展开】
当前位置:首  页 > 热点专题 > 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 > 正文
大地赤子的“甘蔗经”——柳城“土专家”卢文祥写意
发布日期:2019-11-01      | 字体大小:【

“对甘蔗生长来说,这真是一场好雾!”201910306时许,晨光熹微。柳城县大埔镇木垌村保大屯甘蔗林上空,薄雾如纱。57岁的卢文祥从“青纱帐”钻出后,全然不顾被晨露润湿的花白头发和眉毛,满是笑意地对同行的记者说。当天上午,他要到市区参加一个活动,但出发前仍惦念着心爱的甘蔗。

因为他懂农业,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在田间地头听过他的“甘蔗经”;因为他的科研成果惠及千万农户,市委书记郑俊康称他为“柳州的袁隆平”,并号召向这位“土专家”“田秀才”学习。

柳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县长胡伟华介绍,卢文祥是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高级农艺师,国家糖料产业技术体系柳城综合试验站站长,国家农业农村部糖料专家指导组成员,也是我市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三农”工作队伍中的杰出代表,曾被授予全国农业先进工作者称号。

懂农业有担当,爱农村守初心,爱农民见真情。

卢文祥把搞甘蔗研究作为人生最高使命,也在不经意间拿下了全国“第一”,造福着千万家——其团队培育的糖料蔗杂交品种桂柳05136已成为我国近年来甘蔗品种创新的标志性品种,2017年和2018年分别占全国种植甘蔗面积的9.9%12.9%,排国内育成品种第一位。

守初心: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人要带着感情去做事,要不然是没希望的,科研更是如此。”卢文祥说,自己一辈子只干了科研一件事,农业科研很枯燥,要顶得住寂寞,苦练一个“熬”字。

年轻时,卢文祥先后在乡镇农业技术推广站、县甘蔗研究中心、县农业技术推广站工作。1998年,县甘蔗研究中心主任曾吉恕退休,柳州市糖办领导直接点将让他到研究中心当主任!

“这个职位可是‘烫屁股’的!”卢文祥坦诚地说,以前甘蔗品种全由外地引进,但一方水土产一方物,气候的差异性导致甘蔗品种“年年引进年年丢”。如何选育适合本地气候条件和栽培管理水平的甘蔗品种,是他上任后急需解决的问题。

当时卢文祥还先后被组织任命为县农业局办公室主任、副局长。身兼数职让卢文祥忙成“飞人”:早上7时到生产队查看培育苗、访谈蔗农,随后到农业局处理日常工作,下午回到研究中心做育种实验,晚上还要整理数据和写实验报告……

县甘蔗研究中心做出成绩后,不少外地同行前来交流学习,但在办公室找不到人。有人提醒:有甘蔗的地方才有卢文祥。众人前往甘蔗地一看,果不其然,满脸是土的卢文祥正蹲坐在田边尝甘蔗的甜度呢!

不仅把甘蔗地当家,卢文祥也是广州甘蔗糖业研究所海南甘蔗育种场的常客,因为他深知“他山之玉”的重要性。早些年,需坐足一天一夜的车才到目的地,过程异常辛苦。

“卢文祥太不容易了!”熟悉他的人都这么说。

柳城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黄柳革说,卢文祥是个把甘蔗当儿子的执拗人,有温度、有情感。近年来,他建立了具有柳城特色的“甘蔗霜旱胁迫选择技术”和“甘蔗株型选择技术体系”,并先后培育了桂柳一号、桂柳二号、桂柳05136、桂柳07500、桂柳07150等甘蔗新良种。单是桂柳05136在广西就占了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在全国累计推广面积达1000万亩以上。

木垌村保大屯蔗农何其龙种了40亩桂柳05136,是甘蔗新良种推广的受益者。他说,自己靠种甘蔗一年有近10万元收入,能养活一家人。

有担当:担起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责任。

20191029日傍晚,贵港市覃塘区宇佳种养合作社的负责人蔡志荣来到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这是他第四次来取经和叙旧。

“合作社此前种过甘蔗,但植株小、产量低,经向专业人士咨询,大家都推荐桂柳05136。”蔡志荣对记者说,没种过心里总有疑虑,不如去柳城一趟。哪知到柳城一问,大家依然都说桂柳05136。后来,由于经验少,甘蔗不仅植株分裂少,还遭遇了虫害。心焦的蔡志荣打电话向卢文祥请教,没想到第二天,卢文祥带了个工具包就只身搭乘火车到贵港市,无偿教会蔗农种植技术和调配杀虫药。

蔡志荣说,刚选种桂柳05136时种植户有意见分歧,但经过这事,大家都说:“就瞧卢文祥这股接地气的认真劲儿,种桂柳05136就错不了。”现在,蔡志荣已种植了3000亩桂柳05136,产值达数百万元。

“甘蔗需要根植土地才能健康成长,人也一样。”卢文祥说,甘蔗基因体系复杂又不稳定,染色体少的有40多对,多的高达200多对,每种不同的配对都会得到一个性状完全不同的品种,按照传统方法和程序,育成一个甘蔗品种要10年到15年,还不能保证一次成功。

“没有一颗爱农村的初心,没有一种根植土地的毅力,什么事也办不成。”卢文祥说。

坚守根植土地的一颗初心,担起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责任。在柳城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王融莉看来,这初心与责任也是柳城第一产业大发展的最佳印证。以桂柳05136推广为例,该品种与新台糖22号相比,平均每亩增加0.7吨,蔗糖分提高0.7%,按每亩平均5.5吨(糖价按500/吨)计算,农民每亩可增收515元(每吨多30元收购),每亩增加糖434公斤,企业增加产糖数,政府税收也相应增加。据初步测算,原料蔗每提高1%的糖分,全广西可增加30亿的产值。

见真情:人如甘蔗根植土地。

“他是大地赤子,如甘蔗一般扎根泥土、挺立天际。”这评价出自卢文祥同事。

“我就是个农民,像甘蔗种植在土里,拔不出来!”这评价出自卢文祥自己。

不管是他评还是自评,核心要义都是爱农民见真情,卢文祥不仅将农民放在心里,更将农民利益放在首位。

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主任韦海华对卢文祥的一个决定既惋惜又敬佩。

此前,卢文祥带领团队自主培育出了桂柳二号,种植的前三年,不仅糖分高,产量也高,就连比较干旱的坡地都能种植,农民很喜欢。有了成果后,研究中心准备申请成果奖。但后来发现,该品种易倒伏,一旦染上黑穗病不加以控制,减产高达50%80%

倒伏和黑穗病是甘蔗种植的常见现象,若及时处理,产量依然可观。此外,按照推广成效和产生的社会价值,该品种获得成果奖实至名归。但卢文祥知道这个情况后,坚决叫停了申请成果奖一事,同事们不解,他却板起脸说:“你们知道吗?农民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损失很大,我们还有脸去申请成果奖?”

此后,再也没有人提这事。

1029日傍晚,卢文祥领着蔡志荣了解甘蔗新品种的生长情况,在测完甘蔗含糖分后,大家都比较满意。但在观察甘蔗横截面时,卢文祥表情开始严肃起来,因为他发现甘蔗有轻微的空蒲心。“这个品种还可以,在外地早就推广种植了,但在我这儿不行,品种还需优化。”卢文祥摇摇头说。

10306时许,记者跟随卢文祥到实验基地观察甘蔗新品种的生长情况。

“这些甘蔗培育几年了?”记者问。

“有些都六七年了,但大多还存在缺陷。”卢文祥带着记者钻进甘蔗林,一一扯下部分枯黄的甘蔗叶说,“这里有些品种高产又高糖,就是不抗病;有些品种抗病又高产,但不抗除草剂;有些品种抗药又抗病,却不抗旱和霜冻;有些品种很不错了,就是糖分还差那么一点点……”

“差一点就是差一点,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研究甘蔗更是这样。”卢文祥说,“我们不能想着说品种差不多了,有点小问题也可以种。但这些有一点小问题的甘蔗品种推广到100万亩、1000万亩呢?小问题就会变成大问题,农民就要吃亏,这是我们的罪过。”

话里行间,透出了这位科研人的执拗和认真。

与卢文祥握手告别时,记者再问:“甘蔗最怕什么?”

记者以为会是干旱霜冻,抑或是病虫害。

他的回答却让人感到意外:“甘蔗最怕价不高,卖不出好价钱,农业难发展,农村难振兴,农民难幸福!”

卢文祥心里想的,始终是“三农”的那些事。

(图文来源:柳州日报)

分享到: